威海安洋国际船舶管理有限公司

威海安洋国际船舶管理有限公司

202311月03日

被遗忘的“掌上电脑”霸主,今日留下了什么遗产?

发布日期:2023-11-03 00:16    点击次数:201

虽然Palm OS已经死了,但是Palm可不想就这么消亡。于是,Palm准备开发新的操作系统与硬件设备,来对抗苹果的iPhone以及基于谷歌Android系统的设备(还有微软的Windows Phone 7),希望能够再次奠定自己在智能手机业界的地位。

本文来自游研社APP社区用户投稿,如果你对自己的游戏经历或是见闻有撰写成文章的想法,也可以前往游研社APP投稿中心与我们分享,后台回复“投稿”了解更多相关信息。

在如今智能手机普及的时代,是安卓与苹果之间的“两强争霸”——若不是微软提前出局,或许如今的智能手机市场应该是iOS、Android和Windows Phone“三足鼎立”的局面;而诺基亚和它的“塞班”(Symbian)操作系统也早已成为了时代的眼泪。

目前的全球智能手机市场,安卓和苹果是主流

然而在那个连“智能手机”的概念都还没有成型的时代,移动智能设备的操作系统基本上是微软和Palm两家在掌控。当然,微软的Windows CE在后来真正定义了“智能手机”,但Palm的操作系统也有着同样重要的地位。

见过这个标志的应该已经暴露年龄了

只是,这个在当时地位约等于如今安卓的移动设备操作系统,如今却早已化作了历史的尘埃。对于大多数读者而言,Palm可能是个完全陌生的名字。曾经的“掌上电脑霸主”,也已经早已消失在历史的洪流之中。

但在如今的智能手机行业里,Palm的身影却并没有完全消失。

从“平板电脑”到“掌上电脑”

在正式进入正题之前,我们先讲讲杰夫·霍金斯(Jeff Hawkins)——也就是Palm这个移动设备史上具有重要历史地位的品牌的创始人。

霍金斯在创办Palm之前,是一家名叫GRiD的电脑公司的员工——GRiD是一个来自英国的科技企业,其主打产品是坚固型笔记本电脑,其中的代表产品Grid Compass是当时美国政府重点采购的计算机设备,被美国航天局(NASA)应用于载人航天任务,甚至连美军特种部队都选用该机作为战术设备。

GRiD的坚固型笔记本电脑

不过在他入职GRiD之前,他却对脑科学有着近乎痴迷的程度。尽管霍金斯并没有获得相关的学位证书,但却发表了关于大脑识别文字的论文,并以自己的研究成果开发了当时最为先进的手写输入法PalmPrint。

对人类大脑颇有研究的霍金斯

这个输入法有别于当时市面上的同类软件,其原理是每个字符分别与单个字符的四五种不同形态进行比较,而非将整个单词与常用词词典进行比对,在保障识别率的同时也能够降低对系统资源的消耗,提升手写输入的效率。于是,他的发明在1989年被GRiD应用于世界上最早的平板电脑之一GRiDPad。

GRiDPad是最早的平板电脑之一

GRiDPad的出现,让企业和政府部门能够随时随地访问数据库,获得了其目标客户的青睐。而霍金斯想要将PalmPrint带到消费电子市场,希望能够将这一技术拓展到民用领域,怎奈GRiD从未推出过任何面向民用领域的产品,导致他的想法未能成功实现。

更何况,即便公司同意霍金斯的想法,他也无法确保项目的独立性,他想要做的产品也不是公司的重点。

GRiD的产品往往是被用在这样的场合……

怎么办?那就只能单干了。于是,霍金斯在1992年成立了Palm Computing公司(以下简称Palm),希望能够借助自己的新公司实现自己的愿望。此时的Palm还只是个软件公司,出于对前东家的让步,暂时不会去开发硬件。

其实他还在GRiD的时候,他就想要开发GRiDPad的简化版,并命名为Zoomer,主打PIM(个人信息管理),硬件方面由日本的卡西欧负责代工。

然而这看似“梦幻开局”的产品,最终于1993年上市后并未取得成功。究其原因,首先是在霍金斯的设想中,Zoomer是个高度简化的产品,比起一个“装在口袋里的个人电脑”,更像是一个“电子笔记本”,不追求繁多的功能,而是追求实用性,但投资方与代工方却希望Zoomer是一款具有丰富功能的产品,结果导致最终产品的功能显得臃肿。

实际上,除了功能外,设备本身454g的重量让这玩意带在身上也显得臃肿……

Zoomer的另一个杂志广告,展示了其丰(yong)富(zhong)的功能

其次, Zoomer的操作系统GEOS最初是一款桌面操作系统,为了能够将其移植到掌上设备,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对系统进行了优化,同时还需要根据掌上设备的特点对UI进行重新设计,这严重拖慢了产品的研发效率。

即便如此,由于在UI设计上沿用了桌面系统的操作逻辑,针对Zoomer定制的GEOS操作系统也很难称得上好用。

Zoomer的操作系统是从桌面系统“改造”而来

作为代工方的卡西欧本身也对掌上设备的硬件研发缺乏足够的经验。卡西欧在当时的产品多为计算器、电子表和低端电子手账,对于Zoomer这么个高端玩意的研发完全是头一遭。

而或许是因为当时日本人的“工匠精神”,卡西欧对于将Zoomer打造成一台尽善尽美的掌上设备有着某种偏执,使其对于设备的硬件配置产生了不切实际的期望——例如在拥有强大性能的同时还要实现100小时的超强续航!结果在现实面前,卡西欧只能在性能和续航之间,选择了后者……

在代工Zoomer之前,卡西欧做的是这种玩意……(不是电子辞典)

在Zoomer所处的时代,雅达利(Atari)推出了一款名叫“山猫”(Lynx)的彩屏掌机,在当年这硬件配置可以说是相当强劲,然而这台掌机也是个不折不扣的“电老虎”,结果在续航问题上败给了任天堂的Game Boy,后来世嘉的Game Gear掌机也同样在续航的问题上“折戟”。

那个时代,可做不到随时给自己的掌上设备进行充电(因为连“充电电池”在当时都是稀罕玩意),因此“长续航”成为了当时大部分便携式电子设备的刚需,而直到现在“高性能”和“长续航”之间直到现在也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。所以,卡西欧选择用牺牲硬件性能的方式,来换取续航的做法,可以说是无奈之举了,而造成的结果就是设备的响应速度与屏幕的显示效果并不尽如人意。

这玩意可是个不折不扣的“电老虎”

而更重要的是,Zoomer其实还有多个竞争对手。最终,售价599美元的Zoomer仅仅卖出了2万台,商业上的失败,让Palm在一段时间内只能作为软件公司,作为当时掌上电脑的软件供应商。

不过,开发Zoomer的经验教训,也为日后Palm掌上电脑的诞生奠定了基础——Palm公司的下一个产品已经在酝酿中。

新星升起

霍金斯的团队开始总结Zoomer的失败教训,并明确了如下的研发重点——更为便捷的使用、更短的响应时间,以及更小的体积。

为了做到使用上的便捷,新设备的系统UI要更加简化;为了实现更短的响应时间,不能仅仅是一味的在性能上“堆料”,而是需要在软硬件的设计上进行更为巧妙的优化设计。

但是问题来了:没钱。

当时Palm的团队如果要开发下一代产品,需要共计500万美元的预算,然而当时的公司却只有300万美元的现金,因此霍金斯的团队需要合作伙伴的帮助,或者寻求收购。

他们向摩托罗拉、诺基亚和康柏等公司寻求投资,但都被拒绝了。由于没有制造原型机的资金,霍金斯的团队只能搞出一个木制的模型,向投资方展(hua)示(bing)。

这个因贫穷而诞生的木制模型在最后成就了一代经典

当然,这个木制模型还真就吸引了一个投资方,那就是USRobotics旗下的Megahertz公司,于是在1995年正式将Palm收购,除了提供新产品的研发资金外,还将帮助Palm解决营销方面的问题。于是,新产品的开发工作可算是走上了正轨。

1996年3月,由Palm完全主导研发的第一款产品、同时也是移动设备中的一颗新星PalmPilot问世了,与它一同问世的还有配套的操作系统Palm OS。

PalmPilot的杂志广告,当时它就叫Pilot

初代PalmPilot使用的是摩托罗拉的“龙珠”68328芯片作为CPU,主频为16Mhz——这颗对游戏玩家来说非常经典的处理器,在降低能耗的同时也保障了设备的性能。

摩托罗拉“龙珠”处理器

而配套的Palm OS作为Palm的自研系统,摒弃了桌面系统的交互逻辑,重新设计了一套高度简化的UI,因此相比起GEOS传承自桌面端的UI,Palm OS的界面更加的简洁,所有的一切都是一目了然,省去了诸多繁琐的交互步骤,也成为了Palm OS一贯的特色,并被人们所铭记。

Palm OS的UI具有非常高的辨识度

此外,Palm OS预装的手写输入法Graffiti(直译成中文是“涂鸦”)是从霍金斯的PalmPrint输入法改进而来。其实早在Palm OS问世之前,Graffiti输入法就已经被得到应用了,除了基于GEOS的惠普OmniGo 100外,这个输入法甚至还被移植到了苹果的Newton掌上电脑,并大受好评,之后就成为了Palm设备的标配。当然,Graffiti输入法是需要用户经过事先学习才能得以顺利使用,这与该输入法的开发方向有着很大关系。

Palm的手写输入是这样的……

Palm OS从一开始奠定的另一个特色功能就是“热同步”(HotSync),在当年是个非常便捷的设计,在桌面端完成配置后,进入这一功能后即可一键完成数据同步功能,对于设备内数据的备份与更新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。

这个Palm设备的同步底座可以实现“一键同步”

PalmPilot初代机分为面向低端的Pilot 1000以及面向高端的Pilot 5000,除了内存容量分别为128KB和512KB外基本相同,系统是1.0版本的Palm OS。顺便说一下,最初的产品名其实叫“Palm Pilot”由于当时和日本文具品牌“百乐”(Pilot)的商标撞了车,因此最终上市的时候使用了不带空格的“PalmPilot”,再后来索性去掉了“Pilot”的名字。

第二年,Palm推出了PalmPilot的第二代产品,同时搭载了2.0版本的操作系统。这一版的系统加入了与网络通信相关的功能,同时支持带有屏幕背光的设备,但除此之外与初代并无太大区别。

茁壮生长

到了1998年,Palm推出了最为重要的3.0版本的Palm OS,与第三代产品同时面世。而在这一年,霍金斯离开了自己创办的Palm,成立了另一家公司Handspring,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。

3.0版本的Palm OS首次对第三方制造商授权,而Symbol和Handspring是最早开发Palm OS设备的第三方制造商,为Palm家族的繁荣奠定了基础,在此之后就出现了许多基于Palm平台开发的设备。此外,3.0版本加入了对红外线传输与彩屏的支持,使得设备种类更为丰富。

3.0版本的Palm OS拉开了彩色时代的序幕

2000年,Palm OS 4发布。这一版本的系统加入了对于拓展储存卡的支持,让设备的储存不再受限,同时还支持更为便捷的USB传输,提高了数据同步的效率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中国台湾的宏碁(Acer)公司作为亚洲第一个获得Palm授权的公司,推出了全球首款“原生中文”的Palm设备S10,解决了Palm系统一直以来没有中文的困扰——在此之前,许多Palm设备的中文支持都需要依靠“外挂软件”的方式来实现,相当于给Palm系统打了“汉化补丁”,相关的配置工作较为麻烦。

此后,越来越多的中文Palm设备也开始出现在了市场上。

第一个“原生中文”的Palm设备

不过需要注意的是,宏碁S10的所谓“原生中文”系统并非由Palm原厂直接提供,而是宏碁自行制作的“汉化版”,只不过有原厂的技术支持,算是对中文设备的“试水”。而同期联想(当时叫LEGEND)和香港权智(代表作是“快译通”品牌电子辞典)等厂商的中文Palm设备,也是采取类似的方式推出的相关产品。

在这一时期,Palm OS的游戏应用已经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发展。在当时的Palm设备所使用的CPU是68K架构的,因此在运行游戏时对于画面的处理已经可以达到Game Boy掌机的水准了,但在声音表现上只有蜂鸣器发出的声音,因此Palm的游戏功能是“聊胜于无”,更适合用作“消遣甜点”。

不过,宝开的《宝石迷阵》就曾在Palm平台大放异彩,成为了许多Palm用户的“装机必备”;除了各种“小游戏”外,EA的《模拟城市》、育碧的《雷曼》以及Hudson的《炸弹人》等知名游戏也被移植到了Palm上。

《宝石迷阵》在Palm用户群体中算是个“装机必备”(图为黑白版)

转型与衰败

2002年,Palm公布了Palm OS 5。这一次的系统,所支持的硬件从68K架构转变为更为先进的ARM架构,支持高分辨率显示并强化多媒体娱乐方面的应用。

Palm OS 5的首部产品Palm Tungsten T

在此之前,由于Palm一开始就是以“电子记事本”为主要应用而设计的设备,因此并没有考虑多媒体娱乐方面的应用,即便已经出现了游戏应用,也难以弥补其在多媒体娱乐方面的短板。

而在同时期,微软的Windows CE则早就提前对“多媒体娱乐”这一功能进行部署,给Palm带来了压力,因此Palm OS的5.0版本对于多媒体功能的强化,可以视为对微软的回应。

Palm OS版的RealPlayer——这个播放器的名字也是暴露年龄的存在了

对于中国用户而言,Palm OS 5最重要的一个特性就是首次真正提供对中文的原生支持。为了正式进入中国市场,除了推出中文版的Palm OS 5外,其实Palm这个品牌还曾有过一个中文名“奔迈”,可见当时Palm对于中国市场的野心。

不过在前有微软的CE系设备后有“商务通”之类的本土设备的夹击以及其它客观原因之下,Palm在中国市场称不上有多么成功。

而同样是在2002年,Palm成立了PalmSource,以加大对外授权的力度,并允许第三方厂商针对自身产品的需求对系统做出定制与修改。此后,Palm家族开始真正迎来枝繁叶茂。在这个时期,使用Palm系统平台的除了掌上电脑外,还有可穿戴设备、智能打字机、导航仪、电子辞典和游戏掌机等多种类的设备,最重要的是基于Palm系统平台的智能手机也是在这一时期得到了进一步发展,其在智能设备的应用广泛度与流行程度仅次于Windows CE。

基于Palm OS的游戏掌机TapWare Zodiac,不过并没有获得成功

说到智能手机,咱就岔开一下话题说说其中的代表产品Treo了。

这款全键盘的Palm智能手机可能有一部分人应该还记得,甚至可能还拥有过,而这款“手机”在最早其实是前面提到的Handspring推出的“无线掌上电脑”(在当时“智能手机”还处于初步探索阶段,更多是“手机+掌上电脑”的混搭产物)。

初代Treo

早在Treo之前,Handspring就已经开始了“智能手机”的相关探索。Handspring的产品Visor系列有一大招牌,那就是采用了名叫Springboard的拓展模块。这种类似于游戏卡带的拓展介质,算是最早的一批外接储存卡之一,同时Handspring也不满足于对内存容量的拓展——除了储存卡外,还有通过Springboard作为介质发布的电子书、工具软件和游戏等应用,最重要的是还能够实现硬件功能的拓展,而在2000年发布的无线通信外设模块VisorPhone是其中之一。

VisorPhone是个通过Springboard接入的附加模块

然而在此之前,高通公司已经在1999年推出了手机与掌上电脑的二合一产品pdQ,但笨重的体积严重影响到其便携性,而机器本身看上去更像是将掌上电脑与手机粗暴缝合的产物,软件的适配与整合也并不到位,于是pdQ果不其然的失败了。因此,Handspring并没有直接开发Palm系统的手机,而是选择先开发VisorPhone模块的做法,其实是明智的决定。

这玩意是高通的黑历史

虽然VisorPhone并未取得成功,却为Treo的开发提供了经验积累。从研发VisorPhone模块开始,Handspring就已经决定将手机功能与Palm系统进行高度整合,而非“掌上电脑+移动电话”的粗暴缝合。

而Treo在最初设计的时候,也是延续了VisorPhone对于通信功能与Palm系统高度整合的原则,同时更重要的是还要确保其便携性,就像当年的PalmPilot。

造型的设计上,由于当时黑莓在北美大受欢迎,特别是其全键盘的设计也是收获了无数好评,因此Handspring的Treo也将“黑莓”的全键盘设计应用到自家产品之中,取代了Palm设备中标志性的Graffiti手写区,这一大胆的设计成就了Treo这一品牌在智能手机领域的经典地位。于是,2003年Palm完成了对Handspring的收购,开始真正发力智能手机领域,Treo品牌成为了重点发展的对象。

Treo 650算是系列最为经典的机型之一(图为CECT代理的国行版)

言归正传。虽然Palm OS 5使得Palm的发展推向了新的高峰,但是之后却是Palm的衰落。而这一切,是多个因素产生的。

首先是Palm OS从68K向ARM的转型过程中的失误。实际上,在Palm OS 5之前,Palm的系统是基于AMX RTOS开发而来,而AMX本身也支持包括ARM在内的多个处理器架构。但是,Palm OS在从5.0开始转向ARM的时候,却弃用了过去版本的AMX内核,而是重写了一个新的内核,除了“基本相同的功能”外Palm OS 5与之前的版本再无任何关联了,这或多或少会影响到软件的兼容性。而胎死腹中的Palm OS 6,又一次更换了内核——这一次是以BeOS作为基础进行开发,几乎是将此前版本的底层架构直接推翻……(注:Palm OS 6曾被授权给某新加坡厂商,但并没有什么产品问世)

胎死腹中的Palm OS 6

其次是Palm自身将软件与硬件部门分离的做法,原本是能够让软件部门更专注于对系统的维护更新与对外授权,并让PalmSource在2003年独立运营。

然而,这种将软硬件部门分割的做法却为Palm的衰败埋下了隐患——一方面PalmSource的独立使Palm的本家新品研发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;另一方面,也让Palm的软硬件部门各有各的心思,于是乎我们在2006年,看到了一款顶着Palm品牌却预装Windows Mobile系统的Treo。

一个在智能手机历史上堪称奇葩的存在。

你没有看错,这的确是一台Palm,但是Windows系统

而随着基于塞班和Windows CE的智能手机的崛起,纯粹的“掌上电脑”已经逐渐被智能手机所取代,Palm的生存空间不断受到挤压,特别是在2007年苹果发布了号称“重新发明了手机”的iPhone,更是为当时的智能手机市场带来了一次“降维打击”,并伴随着Android系统的崛起,进而带动了智能手机领域的一场“革命”。

而Palm OS在交互方式上,却早已落后于时代,成为了被革命的对象……

而且乔帮主在发布初代iPhone的时候还diss了一番全键盘手机,Treo就在其中之一

最终的结果,是PalmSource在2006年被日本公司爱可信(ACCESS,任天堂的Switch所使用的网络浏览器NetFront就是出自爱可信)收购,然后Palm OS被爱可信接手更名为Garnet OS,再然后爱可信就推出了Palm OS的“直系后裔”Access Linux Platform(ALP),再然后……就没有然后了。(注:爱可信的ALP最后被用作日本的功能手机系统平台,与当年的Palm OS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)

这是一款搭载了爱可信ALP平台的日本功能机,然而和当年的Palm基本上没啥关系了

于是,Palm OS这个移动端操作系统曾经的经典,就此化作了灰尘。

最后一搏

于是,为了开发新的系统与设备,Palm到处招募人才,其中有一部分人员还是从隔壁苹果“挖”过来的——毕竟Palm的新品,主要就是对标苹果的iPhone。

新系统基于Linux打造(但不是前面提及的ALP),并最终命名为webOS,而新设备则是被命名为Palm Pre。

Palm为对抗iPhone的最后一搏

Palm Pre的采用的是滑盖设计,在平时键盘是被隐藏起来的,与iPhone无异,但在滑开键盘后展现出的是全尺寸键盘。此外,在屏幕分辨率、硬件配置等方面,每一项参数都与苹果iPhone针锋相对,外加其使用了当时最为先进的“无线充电”技术(充电器还被官方称为“Touchstone”,意为“点金石”),以及更为小巧圆润的设计,怎么看都是要带着复兴Palm这一品牌的野心而来。

最早采用无线充电的移动设备之一——还别说,这充电器真的很可爱

然而,Palm Pre由于本身存在诸多缺陷——例如没有一个像样的应用商店、软件应用资源匮乏、按键手感不佳以及产品本身存在质量问题等,对于Palm Pre的口碑受到了影响;更加雪上加霜的是,在上市后没多久苹果的iPhone 3GS就发售了,在销量上完全是被吊着打。尽管后来发布了改进型号,但依然无法拯救其销量。

Palm在最后被惠普于2010年收购,之后惠普的品牌替换掉了原先的Palm继续推出后续机型,但最后即便是财大气粗的惠普,也无法拯救产品与其搭载的webOS。

最终,惠普将Palm进行了出售,但是被拆成了两半——webOS的那一半,被打包出售给了韩国的LG,并应用于其智能电视产品。

webOS现在被用于LG的智能电视上

而品牌的部分,则是被卖给了中国的TCL,而TCL又将其授权给了某个美国的创业公司,除了推出使用Palm这一品牌的“迷你手机”外,还推出了蓝牙耳机,只是这些产品已经和当年的那个Palm没有任何关系了。

Palm的迷你手机

Palm这个品牌,在如今已经和彻底死去没什么两样。

最后留下的

虽然Palm已经不再是当年可以叱咤风云的移动设备品牌,但却为后来智能手机的发展留下了非常珍贵的遗产。

例如早期安卓机上的“四大金刚”按键,其实就是从Palm继承而来,而Android系统的开发团队中就有当年PalmSource的工作人员。尽管后来的安卓机已经取消了“四大金刚”,但依旧能够看出Palm的影子。而苹果设备上返回桌面的Home键,其实也能看出其与Palm的“Home快捷方式”的异曲同工之处。

经典的“安卓四大金刚”

而Palm当初开发的webOS中那受到赞誉的“卡片式多任务”,在Android与iOS的后续版本中也被得到了“移植”,即便是在如今各种Android定制版中,你也能够或多或少的看到webOS带来的的影响。此外,webOS其它的一些交互方式也或多或少影响到了Android和iOS。

webOS的卡片式多任务如今已经无处不在了

某种程度上,Palm其实已经算是较好的完成了其历史使命。它所希望的,不仅仅是被后人所怀念,更重要的还有其为后世留下的宝贵财富。

Palm已经死去了,但它为智能手机领域做出的贡献难以磨灭,同时也留下了重要的遗产。



TOP

Powered by 威海安洋国际船舶管理有限公司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站群 © 2013-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